正在阅读:

我也想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

我也想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 或许只有当我真正住进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之后,才会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

我也想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

或许只有当我真正住进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之后,才会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

我也想相信“房子是用来住的”_90后励志网www.dbgnews.com

这几年在房地产行业进行重大决策的时候有一句话就会被反复提及“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最近的两会,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副秘书长、发言人张业遂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是党中央提出的重要任务。

一旦征收了房地税,短期内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抑制了房价增长。房地税征收之后便提高了房产的持有成本,对于炒房者来说是不小的负担,当他们纷纷撤资,抛弃手上的房产的时候,房价自然而然便会下跌。

但在中国这个举措就充满了争议,也并非是一个长久之策。

我们知道,中国的土地是国家所有,购房者在买房时就已经间接支付了70年的土地使用权费用。供应方更庞大的利润中间也就在这些隐性的条条目目里。但这样就存在一个二次征收的问题。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谢百三就曾尖锐地指出:“交了70年高额土地使用费再征西方房地产税,等于一只羊身上剥两次皮,税务总局先把70年收走的费吐出来还给百姓,再分70年一年年交西方式房地产税啊!”

在一本名为《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中描写了一个故事:荷兰人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郁金香,郁金香的价格在两年之内突然被狂飙,上流社会所有人都愿意倾家荡产甚至举债买入。直到两年之后,有人突然发表了一文章质问郁金香这么贵的价值在何处?人们似乎忽然梦醒,一周之内整个郁金香市场下跌了90%。

但是中国的房价并不会像郁金香市场一样在一瞬间成为“牛市”,也不会在一瞬间崩盘。我们的市场是长久(增长)的稳定。

房价问题出在了供应方上。上文提到中国土地属于国家,要想发展建设,只能从政府手里拿地。商业用地、工业用地、农业用地并不能改变其属性变为住房用地。而土地是越用越少的,也就意味着用语住房建设的土地原材料将会更加稀缺。

当房价国家,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便会出来调控。这个并不难,甚至轻而易举。但是这个后果将不可估计,影响到整个民生经济。很多专业人士早已经提出住房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刚需,一旦房价滞涨,购买者(潜在消费)将出于观望,供应方资金链周转困难。楼市一旦崩溃,将牵扯到多少领域和行业。这对于一个国家是非常危险的。

就近来讲,想必很多人还记得2008年美国那一场金融危机是有多么惨烈。当然,那一年,在国家强有力的调控下,中国经济得以平稳过渡。

不谈开发商赚取利润,不讨论土地使用权期满自动续费的条例。二次征收不管从名目上还是手段上对于民众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因为这意味着平白无故地掏钱。

在马克思的经济理论里,市场供需关系是决定价格的最关键因素。供求关系也是整个市场的运作规律。

单靠压低价格已求得供需平衡,无疑是剜肉补疮的行为。对于房价的管制,北大的薛兆丰老师有一个比喻:你仅仅按住价格,并不能改变价格背后的现实。这好比你管不住温度,却非要去管温度计一样荒唐。

我们看过的楼盘效果图上最明显的就是优美的居住环境

当我们在考虑是否要买房的时候,除了评估房子本身的居住条件之外,还包括与此配套的周边医疗、交通、教育、娱乐、公共服务等等因素。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房子的价值=居住的价值+周边附加服务功能的价值。

有一句俗语叫“物以稀为贵”。这句话用来形容资源贫富差距大而且越发集聚的现在最贴切不过。稀缺的资源永远都是稀缺的,而最稀缺的也是最昂贵的。一线城市诸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等一直拥有最顶尖最丰富最理想的资源。这些地方的房价也一直居高不下。

最近几年,网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逃离北上广”的言论,但这是事实吗?

是有一部分人离开了一线城市,而更多的人选择了留下,甚至数量更庞大的人口正在疯狂得涌入大城市。与逃离北上广相比,无数人背井离乡,前往大城市才是更大的事实。

另一方面,造成“逃离北上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城市自身更新换代产业升级多带来的必然结果。

大都市就像一个抽水机,从落后地区不断地抽取劳动力,我们的都市正在变得越来越繁华,无数的城镇乡村则一日比一日落败残破。

城市数据团在2015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逃离你终将衰败的家乡》。在文章中,他们根据人口普查的数据得出了一个结论:在中国人口进入拐点前的5年(2005~2010年)里,全国的人口流动明显地持续向大城市和发达地区转移。而且流入地高度集中在少数地区。

柱状图长度差不多,但是你看横坐标的参数!

在2017年初,城市数据团整理总结了2014—2016的春运迁徙数据,根据大数据走向趋势而言,全国人口流动聚集程度仍然再进一步提高。大城市的人口抽血能力仍然没有减弱,反而再持续地加强。大城市从更远的地方抽,从更强的城市抽,从更多的城市抽。一线城市辐射准一线城市,准一线瞄准二线,二线转向准二线,这条循环链上所涉及的所有都无一避免。

在公众号《缓缓说》里,作者总结了这一现象:人口迁徙遵循聚集效应,社会发展遵循马太效应(即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这条法则对于大多数人,大多数城市都显得冰冷无情。在我们前面是一座座光彩照人,富丽堂皇的大都市,里面是我们的梦想抱负。只有身处其中,又更加深切地体会到高不可攀的房价。而这成为无数人落荒而逃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我们身后是熟悉但稍显落后甚至是清冷空荡荡的故乡。我们的朋友早已四散天涯,在这座小镇上我们只看到了岁月与苍老。是大家早已不想回去的故乡了。

曾经有人说“我站在河北看着北京,就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世界。”而现在我们也能说“我站在故乡的楼盘看城市的房价,就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世界。”

    (本文由90后励志网收集整理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