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把人生看透了,却仍招架不住生活

关于“人生”和“生活”这两个词的纠结,始于大二下期文艺鉴赏课上看的一部电影,名字叫《像鸡毛一样飞》。电影讲的是一个诗人在灵感枯竭后,来到一个奇怪的镇子发生的许多荒唐事;通过所有的这一切,它想表达的主题大概是在商业社会中,怀抱理想的人坚持理想和面对现实的冲突。在我的印象里,“人生”更多地是和“理想”联系在一起的,而“生活”更靠近“现实”。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强,思考的深入,我发现我错了,“理想”和“人生”之间的联系就像浮在空中的美好幻象一样,轻飘飘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其轻易吹散。其实,和“理想”联系最密切的不是“人生”而且“人心”;而和“人生”联系最密切的是“生活”。所谓“人生”,不过是人由“生”到“死”的一段过程,而所谓“生活”,就是将“人生”填满的每一个“活在当下”的时刻。

人生,多么深沉复杂而又无限苍白的字眼。人有一生,生不带任何东西来,匆匆一世,终有一死,死不带任何东西去。抛开眼前的俗世生活,“人生”便显得极无意义。佛家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们所说的世界,不过是我们所能感知到的世界(色),当我们失去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力,那么这个世界对于我们而言,就失去了意义(空)。像极了存在主义“存在即虚无”的说法。总之,抛开“生活”二字,“人生”简单得一句话就可以作出较为确切的概括。

我看透了“生死”,也就看透了“人生”。可我还是招架不住“生活”,因为我正“活着”,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每天要面对这样或那样的事,以及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前些天我跟我妈吵了一架。她像个专往我身上撞的刺猬,不知轻重,又正好触到我类似于“逆鳞”的点,让我疼得撕心裂肺。埋在心里十多年的怨气和委屈突然一股脑地往上冒,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发泄的出口。我难过极了,带着满心的苦水,找上我姨,一边打字一边哭。过了好久好久,终于打完了,又过了几分钟,她回了我一段话。

她说她能理解我。她说我妈现在的状态像极了外婆年轻时候的样子,蛮不讲理,唯我独尊,自己认定的就是对的,别人说什么都是错的。她说我经历的所有委屈她都经历过,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影响是难以磨灭的。她说她也是在嫁给我姨父之后,被他们平和的家庭氛围所感染,才渐渐放松下来,不那样把自己弄得浑身是刺。

可我还是很委屈。越是知道我妈的辛苦和无辜,越是委屈,因为那样,我连怪她都没办法做到理直气壮。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在理解她的不易,很努力去体贴她了,可她却不顾我的意愿,逼我做她以为正确的事,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事实上甚至不太愿意面对这样的她。但姨说了句让我从自己的委屈中走出来的话,她说:

因为她不幸福,所以她没能力给别人幸福。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的理解和体谅更多地是建立在一个旁观着的角度上的,事实上,我并不曾经历过她的苦与痛,也无法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我只知道,她的痛苦源自原生家庭,源自婚姻,也源自贫穷。我无力解决前面两点,但,如果我放弃一些自以为的坚持,或许,我能尽可能地挣点钱,给家里减轻一些经济负担。

“理想”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个很好的词,它似乎汇聚着世间所有的美好,但它又像赵雷歌词里唱的“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你总是谢了又开给我惊喜/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无比诱人,又虚无缥缈。在我确定自己真心喜欢写作,并想一直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之后,我的理想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诞生了,我想成为一个作家,像梭罗那样的,像鲁迅那样的,或者像巴金那样的,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同时,这些作品又可以给人以真实的启迪和安慰。

从我产生“写小说”的念头起,我就知道要写出“好”的小说来不容易,但具体到怎样的小说才算“好”,要写出来到底有多不容易,其实我并不清楚。歌德说:“鉴赏力不是靠观赏中等作品而是要靠观赏最好作品才能培育成的。”正如学音乐把音唱准前要先学会听,学写作把词用准前,得先拥有鉴赏力。而鉴赏力,是需要最好的作品才能培育成的。而我最缺乏的,就是鉴赏力。我从小没读过什么文学作品,也没条件读。但我还是接触了一些很好的作品,给我以思想的启迪,告诉我,一个人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独立思考”这个词如魔咒般将我笼住,我变得战战兢兢,既想知道更多的东西,又怕外界纷繁复杂的一切将我淹没,从而迷失了自己。然后我做了一个决定,刻意丢掉所有意识形态的东西,凭本能去面对生活。这样的我,像小孩一样跌跌撞撞过了一段时间,看到了很多以前不曾想过的东西。可说实话我更迷茫了。我隐隐意识到我在拼命找寻和追求的,或许是一些超越我自身限制的,过于宏大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跑偏了,明明初心是写出“好”的文学作品来,却一个劲儿地纠结思想问题,好像要往哲学上走了。但在我的认知里,写作是一种表达,不论是怎样的作品,都是作者思想的传达,所以,理清自己的思想是件很重要的事。我是个慢性子的人,也相信真正的好作品需要耐心细致地打磨,所以从思想开始,从修心开始,算是打个稳固的基础吧。有时候真觉得,为了心中那个自己都说不清的,连轮廓都没出来的理想,耗上一辈子都没关系。

我把人生看透了,却仍招架不住生活_心灵鸡汤,感悟类文章,好看的心灵鸡汤_90后励志网

但现实忽然当头一棒,把我从一个人的世界轰出来了,我不能活在梦里,不能一直纠结那些或许真的很重要,但我现在没能力达到的东西,在追求理想之前,我得先能养活自己,生存是最基本的问题。

理想和现实交叉,可能是最痛苦,也可能是最幸福的事,因为它有可能意味着理想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也可能意味着理想的实现。但通常,前者居多。大约,成长就是个不断地学着接受现实的过程。我曾信誓旦旦地说不会为了挣钱而写东西,那时是真心的,把写作当成一件很崇高的事。可当我低头看看自己,什么也不会,还要准备考研,这种情况下,想要挣钱,除了写东西,没什么其他选择了。

近期我了解了一些比较适合我目前能力的平台,用心的作品也有,但更多的,稿费较高的,主要是一些我曾不愿碰的东西。我总觉得,只有我们对一样东西、一个人或一件事有了足够的了解,才有发言权,而所谓“了解”是一个需要花很多时间慢慢来的行为。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以来只敢写自己身边琐事的原因。但快餐文化背景下的文字,讲求的是时效、刺激,要博眼球、刷流量,它不求你有多强的逻辑性和多深厚的内涵,给人看一看,拿来放松的,没什么实际意义。

总之,我现在不喜欢心灵鸡汤一流的东西,觉得看来浪费时间,更不愿意动笔去写,但现在,这似乎成了件不得不做的事,还得告诉自己,这是出于自愿,因为确实没有人拿着刀子逼我。王小波说:“人生唯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我想,这句话是我正深味着的,如果我目前有能力写出好的文学作品,大概就不用如此纠结了吧。

那天在课堂上,古代文学老师说,你们大三了,是时候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什么是自己喜欢做的,什么是自己必须做的,什么又是自己能做的。

好像到了这个年纪,突然什么都来了,梦醒后,你得考虑一些更为严峻的东西,比如生活,比如生存,各种各样琐碎碎碎,不甚美好。但是呢,生活中还有那么多值得我们去珍惜和坚持的东西,仅是如此,就够了。

王安忆说:“这世界其实是不能深究的,我们追究过深的话,我们便再想不下去,再想下去就堕人虚空了,堕入虚无主义。”所以,我打算暂停那些虚无缥缈的追寻,理想还在那遥远的地方,为我指引方向,但我得更认真地去面对自己的生活了。或许,这也不失为一种成长吧。

(文/安若木槿)

(本文由90后励志网收集整理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