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有个声音总在呼唤着我

隐隐约约看见故乡那连成排的房子时,女儿终究抵不过日夜舟车劳顿,在更闹坡上剧烈呕吐,泪眼汪汪。曾几何时,和她一般的年纪,外出求学,经过这里时,留下不舍和依恋,回来时,满满的激动与狂欢。她有些疲惫,闭着眼睛睡觉。我的孩子,当你长大以后,你会明白,那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地回归,那样的渴望里,承载着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依旧在颠簸之中,回到了熟悉无比的家中。外婆早已在门口等候。女儿一声一个外婆,我好想你,外婆,外婆老人家的心早已被融化,又是抱又是亲桌上尽是女儿喜欢的吃食,她哪里想得到五岁半的孩子吃得了多少,且都准备好了,等着她来

我习惯性的将屋子上下走了个遍,每一次回来,熟悉的老屋依然能带给我无比的兴奋

当清晨那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台,我急急的把女儿叫起来。穿戴整齐,我告诉她,我们要去吃粉。对于外出的人来说,回家的头件大事,一定要去供销社那里吃一碗粉,这样才算回来过。供销社的粉店早已更名唐记米粉,这家米粉店,有着比我大的年纪,一如既往不变的口味,它已成为了故乡不可缺少的标志性元素。

有个声音总在呼唤着我_90后励志网www.dbgnews.com

一口米粉吃到嘴里,唇齿间洋溢着骨头汤和着葱花的香味,是儿时的味道,流淌了几十年

走出米粉店,步伐开始渐渐加快,女儿急得哇哇大叫。我告诉她,外婆家的年会已经开始了,再不走快点,可就赶不上了,她小跑跟上,小脸红扑扑,恍惚间,我仿佛看见小时候的我,扎着羊角辫,一蹦一跳,朝外婆家跑去。

还未走到,老远就听见了此起彼伏的加油声。这条早已出了名的长安街,一年一度的年会正在热闹的进行中。

熟悉的面孔,笑意荡在脸上。欢笑声和欢呼声在长安街上空飘荡,名次都不重要,你家赢了我家输了,都在笑声中同样的乐呵着。仔细瞧着,那会子的小不点们,如今都已长得人高马大,不认真分辨,还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小伙。拔河比赛不分年纪,你会在街花组合里发现六十岁的阿婆,可见,这样的年轻心态多么重要。拔河比赛在笑声中落下帷幕。渐渐散去的人群里,出现了一条美丽的长龙长桌宴即将开始了!

男女老少们开始忙碌起来,我竟插不上手,左望望,右瞧瞧,此时传来歌声,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当微风轻轻吹起,空气里弥漫着花香与喜悦,我暗自对自己说,回来了,真好!

当组织者宣布长桌宴开始,大家入座时,坐在我对面的舅爷说,每年就是要这样搞得好玩一些,你们才会想着回来我听着他说,以为他是说给坐在我旁边的表妹听的,可是我竟也是心酸起来。你们才会想着要回来这句话不断的在我耳旁重复重复重复我们这样嫁出去的女儿,永远还是父母心头割舍不掉的牵挂。想到这里,突然难过,是什么,让我这样远嫁的女儿,回归的路变得遥远艰难;是什么时候开始,妇从夫纲中,定要在夫家过年;是什么,让女儿们口中的我家,变成了外婆家?独自黯然,热热闹闹的长桌宴里,是给留在家中的亲人聚会的一次机会,或许是舅爷口中说的,让你们惦记着,年年记得回来的牵挂,是一条风筝线,牵扯着那些浪迹天涯的游子们,但它更像一张巨大的网,时间一到,一网收回,无论漂泊再远,这里,永远是终岸。

举杯庆贺,觥筹交错,每张笑脸上醉意微微。外甥递过酒杯对我说:阿姑,明年记得回来,干!干!我一饮而尽,回来,要回来,年年都要回来

欢乐仍在继续,我已微醉,牵着女儿的手,我在一片片笑声中走向回家的路。抬头,星空璀璨,低头,泪流满面

(本文由90后励志网收集整理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